尹晓亮 安成日:中日俄在东北亚地区的能源博弈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时时彩_哪个平台可以玩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平台有哪些

  「内容提要」国际能源消耗与日俱增,原油价格不断飙升,“能源安全”问题日趋凸显。比邻而居的中日两国全是世界能源消耗大国和能源进口大国,在能源领域有着“共同的弱点”。近些年中日在东北亚地区围绕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输油管线建设问题展开了激烈的博弈。作为能源供应国的俄罗斯,大搞能源外交,有意在东北亚能源市场中引入竞争机制,谋求本国利益最大化,这在客观上进一步加剧了中日在输油管线问题上的恶性竞争。在能源领域,何如协调和缓解对抗式、排他式的恶性竞争,出理 传统的“零和博弈”是摆在中日俄手中的重要课题。

  「关键词」中国/日本/俄罗斯/能源

  经济发展不才能丰富的能源作支撑,能源作为三种特殊的商品和战略物资,被亲戚亲戚朋友喻为国民经济的“血液”。伴随世界经济的发展,能源消耗与日俱增,“能源安全”问题日趋凸显。21世纪初,大国的能源外交异常活跃,各国的能源政策正在深刻地影响着国际地缘政治关系,悄然改变着国际关系格局。在被誉为“企业企业合作空白地区”的东北亚,中国和日本都面临着严峻的能源不足英文局面。近年,中日两国在能源领域中不仅未能进行有效企业企业合作,反而相互间进行恶性竞争,其发展态势备受关注。本文拟以中日俄之间的“安大线”、“安纳线”、“泰纳线”之争为例,对中日俄之间的能源竞争与企业企业合作问题进行粗浅的探讨。

  一、国际能源形势新变化及中日俄的对应

  进入21世纪之前 ,国际能源形势又另经常出现了新的变化。对此,无论是能源出口国还是进口国,全是纷纷调整本国的能源战略,选着适合新形势的本国能源战略。中日在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输油管线建设方案问题上的竞争,亦是在国际能源形势新变化的大背景下展开的。

  目前,国际能源形势的新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国际能源格局正在地处新的变化。特别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之前 ,全球能源竞争异常激烈,国际能源格局在加速调整。“9.11事件”,成为了世界各国调整能源战略的“契机”。“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之前 国际原油价格的一路飙升更是加速了上述调整步伐。能源问题已成为各国政府考量地缘战略的重要因素。

  二是世界能源供应源日趋多元化,非OPEC油产量在不断增加。“20世纪150~150年代石油生产国不才能20多个,70~150年代增至150多个,而90年代则超过150个。”[1](P18)目前,俄罗斯、中亚和西非等非OPEC石油产量不断增加,世界石油市场日趋多元化。自1999年起,俄罗斯的石油产量持续另经常出现大幅度回升,到1504年俄罗斯原油产量达到8150万桶/日,比1503年增长了近10%,比1998年时的产量增长近40%.在1503年,俄罗斯已成为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全球第二大原油生产国。[2]俄罗斯在国际能源市场中的地位日益凸现。

  三是世界原油价格不断飙升。纵观国际石油价格变化史,因诸多愿因,原油价格总体呈上升趋势。第一次石油危机时的石油价格从每桶3.11美元上升到了11.65美元,第二次石油危机时从每桶13.34美元上升到了43美元。之前 虽几经反复,但总体上呈攀升趋势,特别是“9.11事件”之前 ,国际原油价格更是屡创新高,1506年8月中旬纽约、伦敦期货市场的原油价格已突破73美元/桶。

  四是能源消费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1970~1150年,北美、欧洲、前苏联地区能源消费在世界所占比重分别由36.7%、27.2%、15.6%下降至150.1%、20.8%和10.5%,分别下降了6.6、6.4和5.另一个百分点。而同期亚太地区则由14.7%增至26.9%,上升了12.另一个百分点,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增加了6个百分点。[1](P15)

  在上述国际能源形势的变化中,作为亚太地区能源消费大国的中国、日本和拥有丰富能源的俄罗斯全是结合本国能源情况报告,选着、调整、制定能使本国利益最大化的能源战略。

  中国能源供求关系的总的特点是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对外依存度逐渐增大。1993年是中国从石油纯输出国变为石油进口国的“分水岭”,且其石油进口的增长速率在世界上是最快的。1502年我国的进口石油已增至71150万吨,占我国石油消费总量的150%(约2.408亿吨)。[3]1503年,中国的石油消费第一次超过日本而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原油日需求量为5315万桶,进口石油的依赖程度也已达32%.“目前,中国石油年消耗量达到了2.5亿吨,1504年,我国的原油进口量达到1.1亿吨,接近需求总量的150%.”[4](P33)但会 ,谋求能源的稳定供应,加强与能源出口国的企业企业合作,已成为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必不才能出理 的重要课题。

  日本是另一个资源极度不足英文的国家,能源统统我例外。日本的石油消费和石油进口分别居世界第三位和世界第二位。日本能源进口价值形式特点是对石油进口的依存度很高,且地点比较集中。在1979年之前 ,日本工业生产所使用的原油,约99.9%依靠进口,其中从中东地区的进口占88.8%.在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后,日本果断采取了抑制能源消耗、实施节能法子、加强石油储备、实行能源进口渠道多元化、大力推进替代能源开发等法子。截止到1503年,日本一次性能源总供给中,石油比重已从1975年的73.4%降到了51.1%,但石油在能源消费中的总量仍超过150%.[5](P20)为了确保日本的能源供应链条不地处断裂,日本推行能源进口渠道多元化战略,能源投资逐渐从以“中东”为中心,转向俄罗斯、非洲、东南亚、南美等国家和地区。

  与之相对,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有油气前景的陆地和海域面积约1290万平方公里,已探明储量油气资源有70~1150亿吨,占全球8~13%.其中,已探明的石油储量约占世界第6位,已探明的火山岩石石气储量傲居世界第一。当然,俄罗斯要想把现有的地质储量变为探明储量,再把它变为可采储量,尚不才能少量的资金投入和起码8~10年的开发时间。[6]为此,俄罗斯在1503年制定《2020年前俄罗斯的能源战略》,把“能源定为发展经济的基础和推行内外政策的工具”。

  国际能源供应日趋紧张的今天,同属东北亚区域的中日两国对俄罗斯的能源具有强烈渴望和需求。这与因俄罗斯方面资金短缺和劳动力不足英文造成的有限的生产能力和开发能力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而这个强烈的反差却又含有着区域互补性和利益共同性,孕育着中俄、日俄或中日俄能源企业企业合作的不可能 性与必要性。然而摆在亲戚亲戚朋友手中的事实却是,中日俄之间的能源企业企业合作却远非想像的那样顺利,形成了三方互相博弈和中日恶性竞争的态势。

  比邻而居的中日两国全是世界能源消耗大国和能源进口大国,在能源领域有着“共同的弱点”。而这个“共同的弱点”在当今世界能源格局加速调整过程中,既是企业企业合作的基础也是愿因相互竞争的重要愿因。但会 ,目前中日在能源领域中的竞争却大于企业企业合作,这首先体现在进口俄罗斯石油问题上,即体现在“安大线”与“安纳线”输油管道建设之争上。

  二、中日之间“安大线”、“安纳线”之争与俄罗斯选着“泰纳线”

  “安大线”是指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安加尔斯克油田到中国东北大庆的跨国输油管线,该线全长约2150公里。

  1994年11月,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率先向中方提出了修建“安大线”的倡议。之前 ,于1996年4月,两国政府组阁 《中俄关于共同开展能源领域企业企业合作的协议》,正式确立了中俄石油管线项目。1501年7月17日江泽民主席访问俄罗斯,双方又组阁 了《关于开展中俄铺设俄罗斯至中国原油管道项目可行性研究主要原则协议》。1501年9月中国总理朱镕基访俄,和俄罗斯总理卡西亚诺夫共同组阁 了《中俄输油管道可行性研究工作协议》。该文件规定“安大线”的总投资额约为25亿美元,第一期工程于1505年完工。该工程俄罗斯准备投资17亿美元,在中国境内的1150公里管线则由中方出资修建。在今后25年的时间里,俄罗斯将向中国输送原油约7亿吨,价值约11150亿美元。1502年12月2日,普京访华,并组阁 了《中俄联合声明》。声明中组阁 ,考虑到能源企业企业合作对双方的重大意义,要保证已达成协议的中俄输油管道的铺设。但会 ,正当中俄即将投入“安大线”的施工之际,日本在中俄石油企业企业合作问题上横插一杠,“搅和”中俄能源企业企业合作,致使中俄能源企业企业合作变得扑朔迷离,“安大线”方案顿时触礁搁浅。

  日本开始介入俄罗斯石油管线建设问题的有关报道最早见于1502年12月。日本政府给俄罗斯政府写信,表达了希望修建“安纳线”的愿望。[7]日本提议从西伯利亚地区的安加尔斯克到海参崴地区的纳霍德卡港修建第二根输油管线,即“安纳线”。该线全长约3765公里。日本向俄政府提出“安纳线”案的理由主统统我:①“安纳线”详细在俄罗斯境内,俄方对其全程具有控制权;②通过“安纳线”的建设和运营,可有助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可形成管道沿线“经济带”;③“安纳线”输油管终端所在的纳霍德卡港面向广阔的太平洋,可共同面向中、日、韩等国出口石油。(“安大线”和“安纳线”的比较见下表。)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经济网(http://www.ce.cn/ztpd/cjzt/nengyuan/1504/zrnyzz/index.shtml)和中国能源网(http://www.china5e.com/news/oil/1501502/1501502010227.html)编制。

  日本为了说服俄罗斯修建“安纳线”,以“日元+游说”的法子,展开了官、产、研三位一体的外交攻势。首先,日本大搞“首脑外交”。1503年1月10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飞抵莫斯科,与普京总统会谈。讨论的重点自然统统我日本提出的修建“安纳线”的问题,期间双方组阁 了“日俄能源企业企业合作计划”。小泉纯一郎承诺:日本每天从俄罗斯进口石油1150万桶,还准备提供150亿美元贷款,协助俄罗斯开发油田及修建输油管线。俄罗斯的态度地处动摇。但会 已先期同中国组阁 能源领域企业企业企业合作的俄罗斯,为了出理 一女二嫁之嫌疑,同年2月,由时任俄罗斯能源部部长尤素夫提出了另一个折衷的方案,即:将“安大线”和“安纳线”两条线合并为第二根线。在安加尔斯克—纳霍德卡干线上建设第二根到中国大庆的支线,其中到中国的管线将优先开工。但日本不用说赞成这个方案。为此,同年5月,小泉纯一郎再度出访俄罗斯,要求俄罗斯优先施工通往日本海沿岸的“安纳线”。6月,日本又分别派遣前首相森喜朗和日本外务大臣川口顺子赴俄游说。川口顺子表示,不可能 俄罗斯同意优先修建“安纳线”,日本将提供75亿美元的资金,协助俄罗斯开发东西伯利亚新油田。其次,日本动员各大石油公司和从事能源问题研究的人员开展“民间外交”。1503年开始,由日本政府组织的专家工作小组就另经常在俄罗斯活动,向俄方高层及相关地方政府渲染到中国大庆的输油管线——“安大线”的缺点,宣扬到纳霍德卡的“安纳线”的优势。同年9月,日本商界与俄方联合举行“研讨会”,探讨建立铺设“远东线”的不可能 性。另外,日本政府还表示我应该 先期向俄罗斯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建设远东石油管线,日本石油公司则表示要向“萨哈林-1号”和“萨哈林-2号”油田投资150亿美元。[1](P338)

  在日方的“日元攻势”和游说之下,俄罗斯的态度从一开始的犹豫不决、左右摇摆逐渐向否定“安大线”方案的方向转变。1503年9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日本首相小泉通电话,商讨俄远东输油管道等问题。1503年12月15日,俄罗斯总理卡西亚诺夫访问日本,与首相小泉纯一郎举行会谈,双方表示要加强两国在能源领域的企业企业合作,并签订了《共同声明》。

  尽管1503年12月初普京访华,中俄首脑在联合声明中仍然选着“中俄石油火山岩石石气管道建设项目将按期实施”,但会 否定“安大线”方案的声音公然见诸报端。1504年2月25日据《莫斯科时报》报道,俄能源部长表示,当局希望把西伯利亚输油管道修建到北太平洋沿岸的纳霍德卡市。同年4月1日,俄罗斯《消息报》又报道,俄罗斯将“安大线”的终点改建在远东的海参崴或纳霍德卡。日本提出的“安纳线”方案看似将要胜出。

  俄罗斯三种倾向“安纳线”方案,除了受日方积极游说而改变其态度的因素之外,还有其内在的必然性。

  首先,1994年俄罗斯向中国提出“安大线”方案时,正是俄罗斯改革地处举步维艰时期。但会 ,中俄商讨“安大线”方案的初期,俄罗斯对于才能尽快给本国带来可观的外汇收入的“安大线”方案表现积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382.html